林草网群  使用指南
森林旅游 > 观点评论 > 历史评论 > 正文

怀念任毅教授

媒体:原创  作者:常青藤
专业号:常青藤 2023/12/26 21:42:40

 撰文:曹庆

任毅(1959.8—2019.8),宁夏固原人,回族,生前系陕西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任教授主要从事系统与进化植物学、秦巴山区植物区系的教学和科研工作,在毛茛目植物花形态、发育与适应性进化、被子植物管状分子进化等方面具有突出成就。

佛坪保护区人与任毅教授感情深厚,且友谊绵长。上世纪90年代初期,因佛坪保护区第一次综合科学考察事宜,任毅等人跟随刘诗峰教授来到佛坪。从此,任毅进出佛坪、“扎根”佛坪,并积溪成河,成为佛坪保护区的常客。起初,作为尊重与认可,佛保人称杨兴中为杨老师,称任毅为任博士或任老师,称岳明为岳博士或岳老师。随着综考工作的细致与深入,几位老师与佛坪保护区协同共进,相互成为佳话。若干年后,任老师离开西北大学前往陕西师范大学继续任教,为佛坪保护区在省内开辟了又一方科研合作平台。

在佛坪保护区工作人员中,我算不上与任毅教授交集深厚,但仍自豪于与他时有交集。

曾与任毅教授数次匆匆擦肩,如今罗列回顾于此,作为普通朋友的真切悼念。如果真有另外一个世界,请任老师接纳我的敬仰和缅怀。

老 师

2004年4月,我因工作交流来到任教授在陕西师范大学的办公室。临别时,不知哪一粒脑细胞发光,我突然请教给字符加框的操作方法。此时,这位植物学教授优雅地坐下,重新打开电脑,告知功能键所在位置,并要求我当面演示一遍,以确认掌握,此事对我感触极深。以后,每每遇到技能方面的需要或者难题,我首选观察、琢磨,再从理论上找“门”找“窗”、找“桥”找“路”,确认足够动脑后,确认超出自己能力水平之外,再请教切磋。每每感念,任先生就是这样的老师,以四两拨千斤的方法,润物细无声地传授解决问题的方法。

以后的日子,我时常通过QQ和邮箱向任老师请教疑惑,均达到问一事而通数事的效果。非常遗憾,任教授离世,使我的请教圈子里少了一位朋友式的为人低调、待人谦和的老师。

学 者

报春花科植物植株矮小,无香味。非花期时,不经意从它旁边错过是常有之事。“梦里寻她千百度”时,如果不俯身耐心仔细寻找,不一定能发现它们。文献记载秦岭分布着陕西羽叶报春,被命名后,一百多年来没有人再发现。2015年3月,任老师专程前往洋县某处验证并拍摄陕西羽叶报春,如愿以偿后,在佛坪经停,心情大好地与佛坪保护区的老朋友们围炉叙话。25日,我专程去拜访任老师。教授放下手头工作,耐心地将数码相机中的图片放大给我观摩,细致讲解报春花科植物以及陕西羽叶报春的细部特征,彼时情景似在昨日,使我深切感悟师之德范的学者魅力,感念他带动并感染着偏远之地的学术力量。

在这物欲横流的年代,令我感叹真正的学者是虚怀若谷之人,感慨学为大家者,是事无巨细、甘愿分享并传授的人。

楷 模

2016年,因参与主编《三秦生物多样性精华之地》一书,我曾专程前往陕西师范大学拜访任毅教授,请他审稿。当时,我已经从其他途径得知关于他健康欠佳的消息,当看到教授从落满法桐树叶的师大校园道路上健步走来时,感到任老师仍是那样精神饱满,立刻对应他行走在佛坪保护区内大森林中如风刮过时的干练。

与上一次见到教授时的情形相比,第一感觉是教授鬓发花白得急速,消瘦明显,但精神状态饱满,完全不像一位刚刚大病一场的人。出自良好的愿望,我宁愿相信“千金难买老来瘦”。

在审稿过程中,任老师数次用电话、邮箱交流,耐心地指出问题,恳切地提出建议。

于精研学问中,任教授彰显了为学严谨的学者风范;于朋友情谊中,我真切感受超脱友谊的师者风范。于教授病后,未知此次劳心搅扰,是为他添病,还是给他忙碌中加进一缕暂且的休息,不得而知了。

朋 友

2018年8月,我从三官庙保护站往凉风垭途中,遇到几起急雨,每次都被体温烘干。刚刚爬完登顶台阶,雨幕再次打开,我急跑至转运站屋檐下避雨。此时,几位男子也从草坪方面急步奔跑至屋檐下,我们各自拍摔着头发上的水珠时,第六感觉是遇到老朋友了——有一位穿着桃红色休闲运动衣的男子,与穿着桃红色运动T恤的我,在雨幕如瀑的凉风垭,如一场约定,我们不约而同地对视,我惊喜道:“任老师,这么巧?”

近年,基于传统的研究方法,加之重视实验技术的革新,厚积薄发的任毅已是植物学界的一面旗帜。与教授相遇于海拔2200米的凉风垭梁顶,我感到十分幸运,以此为炫耀,以为能因循教授的背影,使我再得快步前行。然而,如此寄予厚望的一幕,是我与教授的最后一次碰面。

2019年入夏后,党高弟叹息道:“任老师住院了。”我抱着侥幸心理,以为在陕师大或佛坪保护区的路上,还能偶遇到心中时刻挂念着秦岭的任教授,对自己自言自语道:“等夏天过去了,一定去拜访任老师。”然而,不足一月,没有等到教授出院的消息,也没有等到夏天离去的时候,朋友圈里堆满悼念任毅教授的文章……教授朋友,归真去了。

送人一根金条是赐予一时的温饱,可能从此抹杀了一颗搏击长空的雄心;送人一把淘金铲,看似断送了“乐不思蜀”的小康,才真正是指点出中流击水的“按钮”。任教授给予他的学生、朋友、同行的,是思考的切入点、着手的用力点、切换的火候点,如将一把把淘金铲递交在一批又一队人手中,成全了一件又一桩敬业的故事。

用尽一生探索花开花落的人,必将享受桃李芬芳、落英满地的慰藉。任先生之一生,足矣!

“人生每一条道路上,都会有不一样的收获”是任毅教授对他的学生的希望,与其他受惠任教授的学人共勉。并作《鹧鸪天》一首,以此缅怀任毅教授:  

德艺双馨近咫尺,学研俱顺正当时;

百年长生今世有,万寿无疆古来稀。

戊戌年、夏之日,葛生蒙棘念任师;

风华正茂俱如烟,约取博观成往事。

 

阅读 1968

专业会员

精彩推荐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