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业  使用指南
森林旅游 > 摄影 > 动物 > 正文

我遇见的大眼萌鸮——斑头鸺鹠

媒体:原创  作者:小新打鸟
专业号:小新打鸟 2018/9/5 18:02:51

 

“入坑”观鸟以来,翻看和学习鸟类画册、图鉴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每次都被拥有超大号眼睛的鸮形目鸟类萌到,拍到大眼萌鸮则成为我的一大心愿。

 

第一次遇见斑头鸺鹠

无心插柳柳成荫。2016年冬季,原本是协助朋友在汉江边开展水鸟普查,却没想到在江边的杨树林里第一次邂逅大眼萌鸮,正是它——斑头鸺鹠。单单是拍下两张不太理想的照片,它就飞走了,不过这也足以让我开心好几天了!

 

斑头鸺鹠,国家Ⅱ级保护动物

斑头鸺鹠,属鸮形目(统称为猫头鹰)鸱鸮科。因其会捕食田地里的鼠类,对农林业有益,是国家Ⅱ级重点保护野生鸟类。

 

斑头鸺鹠,“不祥之鸟”?

《诗经》有云:“鸱鸮鸱鸮,既取我子,无毁我室。”使得猫头鹰的恶名在外,又因其常在深夜发出凄厉的叫声,往往被认为是一种“不祥之鸟”。

 

1998年长野冬奥会吉祥物(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在希腊,猫头鹰是智慧女神雅典娜的化身,象征着智慧、理性和公平。日本也将猫头鹰称为“福鸟”,代表着吉祥和幸福。

 

电线上圆墩墩的大鸟----斑头鸺鹠

再次邂逅斑头鸺鹠竟到翌年桂花飘香的时节了。下午吃过晚饭,跟往常一样,我背着相机在小镇周边漫步。入秋之后,白天时间渐短,走了不久天色便暗淡下来了。我停下脚步四处观望,夜幕即将降临的小镇格外的安静,只有河道里小溪奔腾的涛声依旧清晰可闻。突然,发现前方不远处电线上歇着一只圆墩墩的大鸟,显得有点突兀,应该是斑头鸺鹠无疑。

 

斑头鸺鹠“走钢丝”

有意思的是,它飞走之前挪动了下爪子,大有要“走钢丝”的架势。说起走钢丝,鸟儿的安全系数那可要比咱们人类高出许多了!

 

电线上的常客

斑头鸺鹠作为捕食者,也是电线上的常客。它们总是高高在上,睥睨着眼下的世界。“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瞬间就能让发现的猎物无处可逃。

 

远远的就发现了电线上的斑头鸺鹠

又一次我在河边观鸟,很快在河对面山坡边的电线上发现了一只斑头鸺鹠。我赶紧绕到河对面,在路边灌木丛后面伪装进行拍摄。一会儿就被它发现了,我看着它飞进了半坡上的杨树林。

 

成功“诱骗”我的斑头鸺鹠

沿着小路慢慢靠近,果然在一棵大杨树的横枝上发现了它。也许是得意于成功地将我“诱骗”过来,这一次它并没有着急逃离,而是“搔首弄姿”任由我拍摄。

 

巧遇带眼饰的斑头鸺鹠

巧遇斑头鸺鹠。2018年初夏的一天,我开着车往华阳走,走到东村的时候,刚好碰到一辆大货车在路上掉头,我不得已只能在路边停车让行。突然一只小猛禽从车前方飞过,竟然就直接落在了路边的一个小树杈上。我赶紧把车熄火,掏出相机记录了几张照片。看着小小的身板,满怀希望以为是拍到领鸺鹠了,放大照片看到头顶上的白色横纹,原来还是斑头鸺鹠,竟有一点怅然若失之感!

 

傻傻分不清楚的斑头鸺鹠?领鸺鹠?

2018年夏天,我听同事说在华阳风雨桥边上朱鹮营巢的大银杏树下边的林子里发现了一窝刚刚离巢的斑头鸺鹠;还有人说不是斑头鸺鹠,头顶上有白色斑点应该是领鸺鹠才对,我也赶紧去打探一番。

 

鸺鹠停歇在香椿树上

好在这一窝鸺鹠虽然离巢了,但是幼鸟还没有独立生存的能力,它们并没有走远。同事发现一只鸺鹠飞到了香椿树上,我们赶紧过去拍摄。

 

妈妈怎么也不来喂我,过家门而不入,好伤心的说

这是一只幼鸟,在树枝上耐心的等候鸟妈妈来哺育,也许是看到我们人有点多,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鸟妈妈只是从小鸺鹠面前飞过一次,却并没有停留。

 

看我“首尾相连”,并不会有作死的赶脚

不过,小鸺鹠也并非闲着无事,得空也向我们展示一下绝技,看我向后180度“首尾相连”。如果你也想尝试一下,很可能当场就一命呜呼啦!

 

“隐身”小憩,你们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转眼,又看到一只小鸺鹠竟然在高大杉木的侧枝上闭眼休息,跟身边的枯树叶和身后的树皮颜色融为一体,不仔细看还着实发现不了。

 

瞪大萌眼好奇的打量我们

不打扰它小憩了,我们在小树林里继续找寻它的小伙伴们。刚走到一棵大杉木树下,一只小鸺鹠刚好飞过来停在树枝上,瞪大萌眼好奇的打量着我们。

 

猛禽凶狠的本色初露

当真是出身牛犊不怕虎呀,没事还朝我们眨眨眼!有没有发现,半睁着眼睛的萌鸮瞬间变得威猛霸气?

 

强光刺激小鸺鹠瞳孔收缩成小黑点

刚从林下飞出,又停在不远处的枯树桩上,强光的刺激使它的瞳孔极度收缩。真担心它变身愤怒的小鸟,还是不要靠得太近为妙!

 

小鸺鹠嗷嗷待哺

俗话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看到妈妈回来,小鸺鹠赶紧张大嘴巴“嗷嗷待哺”。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肥美多汁的小昆虫瞬间下肚,小鸺鹠又长大了嘴巴喊“饿”,妈妈也是无奈,默默的在一旁感叹“养儿不易”!

 

妈妈,我还是很饿...

仔细观察发现鸺鹠妈妈头顶上有白色斑纹,还有后脑勺上并没有“假眼”,可断定这一窝鸺鹠仍是斑头鸺鹠。瞬间全身充满一种无力感,我只想说:“友尽了,斑头鸺鹠”!

 

从“开心”到“友尽”只需经过这短短的几次遇见,如果你也相信,就来观鸟吧?如果你不信,也来观鸟吧?

 

PS:大眼萌鸮,下次遇见我,记得打声招呼哟!

 

作者简介:周勇,陕西长青自然保护区职工,从事野外巡护和监测工作,爱好观鸟和摄影。

阅读 2619

专业会员

精彩推荐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

 

主办单位:关注森林网

京ICP备05067984号-35

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file技术构建,配置App